全球主要的職業棒球國家,現在幾乎都已經進入季後賽了。抓住這一季最後的棒球熱,你準備好了嗎?

Young Guns」是一部在1990年代風靡台灣,也建構許多六年級生共同記憶的漫畫。「Young Guns」描寫著高中青春的生活以及他們的棒球夢,然而,作者林政德卻在1998年突然不畫了;頓時,六年級生的腦海記憶中,一直停留在那場尚未完成的棒球賽以及最後一幕的那把菜刀。

十二年後的2010年,「Young Guns」終於有了結局;但是,當時漫畫裡的味全龍已經解散,教官郝伯伯的小孩已經當了台北市長,阿諾同學也早已做完兩任加州州長。十二年間,漫畫裡的人事已非,而當時六年級生心中與男主角一樣的棒球夢應該還在,只是依然無法實現。

甲子園
▲甲子園是日本高校學生夢想的紅土球場。嘉義農校在1931年首次進軍甲子園(夏季),並在同年獲得亞軍。

除了六年級,很多人也有棒球夢。剛完成夢想的「賽德克‧巴萊」,魏德聖又繼續築夢;這次魏德聖築的是棒球夢,一部描寫日治時代嘉義農校進軍甲子園的棒球電影「KANO」。

台灣的棒球,在日本統治時代奠定了基礎,從1906年台灣出現第一支棒球隊開始,棒球在台灣的歷史已經超過百年;但是,台灣棒球一直到1968年紅葉少棒隊擊敗日本,1969年金龍少棒出擊威廉波特後,才變成了「國球」。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後,棒球也成為團結「民族」、與光榮「民族」的象徵。

然而,棒球,真的是台灣的國球嗎?台灣人真的關心棒球、熱愛棒球嗎?

陳偉殷是誰?或許在去年以前,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對這名字都還是很陌生,直到今年電視新聞開始氾濫地報導他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消息。陳偉殷如今成為台灣棒球代名詞,「殷雄」、新「台灣之光」等稱謂都出爐了;過去的王建民似乎變成了昨日黃花,也沒有媒體繼續關心郭泓志、胡金龍等人的下落。

其實,陳偉殷在日本職棒已經多年,他的實力早就備受美國大聯盟肯定,2009年還以超低的1.54防禦率拿下防禦率王,當時是日本職棒中央聯盟和太平洋聯盟三十九年來最佳的成績。只不過,陳偉殷的球運老是不濟,每次出場,隊友的打擊時常「便秘」;因此往往都是投球內容數字好看,但戰績勝場卻不佳;日本職棒遊戲「實況野球」就以術語「負運」來稱呼這種狀況。

他在日本職棒時,根本沒有什麼台灣媒體鎂光燈注意他,甚至關心他的「負運」;直到他在大聯盟「發光發熱」,媒體才大幅報導他;其實陳偉殷早就又光又熱了,台灣媒體後知後覺!?

今年台灣的中華職棒最後一場季賽,兄弟和統一為了搶奪救援王,雙方在第九局上演「假球」劇碼,激怒了死心塌地不離不棄的台灣職棒迷,也導致聯盟在眾怒下取消救援王獎項。

台灣職棒多次的假球事件,讓球迷一再傷心離去;這場球賽,真的是讓球迷看透了中華職棒的「運動精神」。中華職棒每年都在討論如何讓球迷進場,但這種球賽如何吸引球迷進場?搞到現在,中華職棒都廿三年了,結果還是處在「草創期」。

最近國際棒球總會(IBAF)公布了國際棒球排名,台灣滑落到第八名,甚至輸給了荷蘭、加拿大;看到排名,很多人在問,台灣棒球怎麼了?以前我們不是自稱台灣棒球名列世界五強(台灣、古巴、美國、日本、韓國)嗎?

實際上,台灣棒球的發展能在全球取得一席之地,坦白說,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為何台灣棒球發展是個奇蹟?

以將棒球帶到台灣的日本為例,日本各級棒球(野球)發展健全,就日本高等學校野球聯盟來說,今年的高校球隊總計有4,071隊,也就是,說今年春季甲子園(選拔高校野球大會)與夏季甲子園(全國高校野球選手權大會)就是有這麼多球隊參加,爭取最後49個進軍甲子園球場的名額。或許有人問,日本人口大約是台灣人口的五倍,只是,台灣的高中棒球有800隊嗎?

若再以我在澳洲的棒球俱樂部經驗為例,除了澳洲職棒(ABL)的6支球隊外,現在總計有612個棒球俱樂部(2009年有582個),每個俱樂部平均至少都會有6支球隊,三級棒球各1隊,成棒平均也有三個等級的球隊,總球隊數在3,600以上,註冊球員粗估超過60,000人。

澳洲棒球俱樂部球賽
▲澳洲棒球在週末的俱樂部球賽,也是家庭的聚會時刻。

不僅如此,俱樂部會費費用還很高,以我的年費為例,我繳了375澳幣(台幣11,250元);澳洲人若不是有心打棒球,大概也不會去交這筆會費。如此看來,台灣人還會對澳洲在2004年的雅典奧運拿到棒球銀牌而感到意外嗎?倒是台灣棒球的表現,才是令人感到意外吧!

台灣棒球長期存在著很多問題,只是主事者都不願意去面對。以職棒簽賭假球為例,聯盟真的對於職棒簽賭與黑道押人打假球的消息不知情嗎?早在1997年黑鷹事件正式爆發前,台灣的職棒簽賭、假球問題早就存在許久。

在1996年初,由「俊國熊」改組的「興農熊」(後來的興農牛)前往澳洲Griffith大學旁的Mt Gravatt球場集訓。當時,有澳洲台裔球員對台灣職棒懷有夢想,但興農的隊員卻暗示,「當有人拿槍抵著你的頭說,我知道你的小孩在哪裡上課時,你配不配合?」。這一番話,當場幻滅了這球員的棒球夢。

ACES在2010-2011的主場地
▲澳洲職棒墨爾本ACES在2010-2011的主場地,小朋友正在中場時間比賽棒球。ACES主場現在已經轉移至Geelong球場,也是過去台灣棒球代表隊常蒞臨的訓練球場。

此外,1996年職棒爆發黑虎事件,當時唸大學的我,在網路上號召三商虎迷去球場抗議;在球場抗議時,三商虎後援會秘書長林基中來感謝我們,但卻勸我們在第七局就離開球場,避免被黑道找麻煩。

球季結束後,三商虎解雇了「黑虎」們,但不久又爆發了「黑鷹事件」。1997年到1999年,身為第一代金龍少棒成員,對台灣充滿感情的日本職棒中日龍隊投手郭源治回台灣打球;但是隨行回台灣讀書的女兒,在校門口疑似遭到黑道釘梢、騷擾,後來郭源治也又回到日本專心發展。台灣的環境,讓對棒球有愛、對台灣有心的郭源治放棄台灣;所以,台灣棒球,還有明天嗎?

實際上,簽賭不只存在於職棒,黑道也不放過三級棒球,只是被揭發的只有職棒罷了。2000年以後,又陸續發生了多次職棒簽賭打假球事件,每次都重創台灣棒球發展,摧毀許多人的棒球夢!

我常在想,台灣人以及政治人物,真的關心棒球嗎?如果,台灣人真的愛棒球,那傷害棒球的人應該就會被唾棄,但我們以一個政治人物為例,或許可了解台灣人是否真的愛棒球。

近年來被棒球迷砲轟最烈的政治人物就當屬吳健保和馬英九兩人;吳健保涉及職棒假球簽賭許久,不過國民黨照樣提名他參選,馬英九也為他背書;後來吳健保終於入獄服刑,大快棒球迷的人心。只不過,一個傷害棒球的人還能被提名參選民代;而被提名後,也可以當選。顯然,整個台灣社會的氛圍並不是真的那麼重視棒球。

今日,我們看到台灣棒球許多的黑暗面,或許,你和我一樣都很失望;但是,如果你愛棒球,就讓我們繼續完成「Young Guns」的棒球夢,也陪魏德聖導演一起完成「KANO」的棒球夢;也許你早已不再青春,但是,這些棒球夢仍然可以為黑暗帶來一些希望的曙光。

Toowoomba Rangers俱樂部的球場
▲俱樂部澳洲棒球俱樂部多,標準球場也比台灣多。這是Toowoomba Rangers俱樂部的球場。

■文/圖:許建榮

◎作者簡介:許建榮,澳洲MONASH大學博士候選人,曾任小學教師、小學教師會會長,曾任澳洲Brisbane Indian棒球俱樂部資深板凳與兼職裁判。

※本文原載於2012年10月12日13日《想想論壇》,經原作者同意轉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ttocat 的頭像
ottocat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