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由於中華職棒聯盟認定亞運僅屬二級國際賽,因此婉拒在本屆韓國仁川亞運派出旗下球員出戰中華隊。但中職球員並非就此在仁川亞運缺席,目前中職旗下尚有九名球員仍在服補充役的五年列管時間內,這九名球員已經確定將列入亞運的初步名單內。

尚在列管時間內的九名中職球員分散於各隊,包括統一獅的廖文揚、黃志龍;義大犀牛的林晨樺、林羿豪、蕭一傑與林琨笙;中信兄弟象的林煜清、鄭凱文,以及Lamigo桃猿隊的郭嚴文。由於按照規定這九名球員若拒絕國家隊徵召,將得依法辦理臨時召集入營,也就是回營去當大頭兵,因此中職各球團並沒有婉拒此九名球員接受徵召的餘地。

仁川亞運的舉辦時間是九月下旬至十月上旬,賽程安排按照過去的慣例是七至十天,而列管球員若被中華隊徵召,還得提前十五天參與中華隊集訓。今年中華職棒的賽程排到九月底,但十月初應該仍會有不少補賽,也因此仁川亞運可說是完全卡到中職下半球季的賽程,而且很可能還是爭冠的關鍵時刻,若各隊真的有列管球員進入亞運中華隊最終名單,等於說在爭冠的最後關頭球隊會有三週少掉部份主力球員,影響不可謂不大,尤其中信兄弟象跟義大犀牛隊,可能受到的影響會最大。

郭嚴文雖然是Lamigo桃猿隊內野主力,但桃猿隊的打線原本就人才濟濟,郭嚴文主守的二壘位置也有葉竹軒可以頂替,若郭嚴文被徵召,對桃猿隊來說在戰力上仍有折損,但與其他各隊相較可能較為輕微。黃志龍過去兩個球季不算是統一獅的主力,而廖文揚雖然上季在先發、後援上都有不俗表現,但統一獅本身投手戰力也相對整齊,少掉廖文揚的傷害也可降至最低。

但中信兄弟象跟義大犀牛隊就不同了,兩隊若列管球員全被徵召,很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影響。兄弟象隊的土投在一連串的補強後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但沒有一支球隊會在兩大先發輪值缺陣三週的情況下不受到嚴重影響,林煜清跟鄭凱文正好就是今年象隊先發的預定人選,這兩大本土台柱若真的得參加亞運,很可能會導致兄弟象與下半季冠軍絕緣。義大犀牛隊的狀況也同樣危險,林晨樺、林羿豪與蕭一傑都是球隊的重要投手戰力,林琨笙還是球隊的主戰捕手,少掉這四人的話,就算本來還有機會爭冠,也有可能因此被逐出爭冠圈。

仁川亞運的時間卡到例行賽,再加上亞運棒球賽的對手除了韓國外層級都不高,因此中華職棒婉拒出賽可以理解。但列管球員有接受中華隊徵召的義務,而此次相關單位又希望徵召列管球員,這種情況雖然非中職可以自力控制,但仍會造成下半季例行賽對戰的不公平,因此中華職棒聯盟或許應該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使其對各隊的戰力衝擊降到最低?中職或許可以跟體育署爭取讓列管球員直接赴韓,並調整明星週的時間,讓列管球員受徵召的狀況對各隊的戰力衝擊不至於那麼大。

調整明星賽舉辦的明星週時間對中職賽程衝擊相對較小,過往中職也曾在八月舉辦過明星賽,甚至也曾有明星賽因雨延到十一月的例子。若中華職棒聯盟能夠將明星賽時間稍微往後挪,不但對整體的賽程影響不大,各隊戰力受到亞運波及的時間也會比較小,對投手來說或許最多只需要跳過一次輪值而已。

不參與賽前集訓直接赴比賽地參賽則早有前例,2002年釜山亞運中華隊國手郭泓志便因尚有兵役問題直接前往韓國與中華隊會合,在韓國待的時間不超過兩週。郭泓志當年表現雖然不佳,但大部分是因為身體仍有傷勢的緣故,職棒球員在球季中應該不需要長期集訓磨合戰力,尤其這次列管的球員大部分都是投手,中職以球員直接與中華隊會合的主張去與相關單位做協調,應該是很站得住腳的。

當然,以上都做法都是在亞運仍持續被認定為一級賽事,而列管球員確定會被徵召的情形下,或許可以做的權宜措施。當務之急中華職棒聯盟還是得想辦法與體育署協調,讓亞運的賽事等級從第一級降至更合理的層級,只需要由業餘球員為主組隊即可。否則不管列管球員被徵召參加亞運影響中職各隊戰力的多寡,對今年中職球季來說仍然是一種外力介入的不公平,屆時若真有球隊因此尚失爭冠機會,對用心經營球隊的球團與熱情支持球隊的球迷來說,都是非常非常不公平的。

※本文刊載於聯合新聞網:亞運徵召不停賽 兄弟、義大重傷害

創作者介紹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