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中華職棒官方網站近期推出一系列球團老闆的專訪,這系列的專訪出自由中華職棒所出版的最新一期職棒雜誌,在這些專訪中,各球團經營高層暢談他們對台灣棒運的看法。像是統一企業總裁林蒼生認為職棒應回歸市場價值,當作是百年事業來經營,就讓人看到與過去部份球團老闆把職棒當成做慈善不同的一面,而La New熊隊的董事長劉保佑,更是直指台灣職棒之所以會一再地爆發簽賭案,是從少棒開始就出了問題。

過去台灣的三級棒球為了承載國家榮譽的責任,從小就對球員施以「職業級」的訓練,為了能夠奪下冠軍不擇手段,因為一旦球員能夠拿下比賽的冠軍,那麼不只政府會給予獎賞,地方人士所給予的招待、獎金與贊助也是非常豐厚的。這導致國內的棒球選手從小的價值觀就已經扭曲,與各種不同目的的地方人士也接觸頻繁,等到這些球員進了職棒,不但不懂得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道理,也不懂得婉拒來自各方的招待,自然容易深陷職棒賭博的泥沼。

這樣的狀況目前雖然已經稍有改善,但在整個棒球圈中以奪冠為唯一指標,忽略了棒球在學生運動中應該以培養興趣與教育為目的的情況,卻仍然屢見不鮮。以2009年諸羅山盃少棒賽的冠軍球隊富田國小為例,他們不但聘請在業餘球界屢次傳出暴力問題的王子燦擔任總教練,還從全台各地吸收球員,每日進行嚴格的體能訓練,光是慢跑每天就有十公里的份量,甚至在諸羅山盃中還讓王牌投手一日連投三場比賽,因此才拿下冠軍。

若是在一個棒運發展正常化的國家,對球員使用身體與語言暴力的教練持續留在棒球界本身就是一件怪事,對少棒球員施以重度的訓練也有違少棒運動的宗旨,讓隊中的投手一日連投三場比賽更可能造成球員的身體傷害。但是在過度以冠軍為導向的情況下,這些不合理之處完全被忽略,反而這支球隊還因為奪下冠軍而獲得屏東縣政府的40萬元補助,並被認為是屏東基層棒球發展的楷模,即便這支球隊的多數成員並非來自本地。

學生棒球運動聯盟雖然早在多年前就提出了「國小玩棒球、國中學棒球、高中練棒球、大專愛棒球」的宗旨,但是真實的狀況是「國小苦練棒球、國中苦練棒球、高中苦練棒球」,至於上了大專後球員是否真的還「愛棒球」,則要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棒球運動只以鍛鍊身體能力與棒球技術為目標,忽略了球員的正常人格養成,無怪乎每次職棒簽賭案爆發,總會看到一堆過於「單純」的球員,在稍微被威迫利誘之後,即將他們從小苦練到大的棒球做為「賺錢」的工具,一如他們從小到大從小到大用棒球這項工具為自己賺取獎賞一樣,只要能夠獲得利益,「過程」如何似乎一點也無關緊要。

劉保佑董事長還點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台灣的棒球教育不但從小就出問題,甚至是「從少棒就開始賭球」。業餘棒球的簽賭問題過去並不被重視,2000年王鐘錡委請職棒球員石智明撥打電話給青棒球員,試圖教唆球員放水,因此導致石智明被職棒球隊開除並永不錄用,是少數浮出檯面的相關事件之一。如今我們知道,這件事情或許並不是單一的偶發事件,而有可能只是整個棒壇問題的冰山一角。

由於台灣職棒多次爆發簽賭案,因此有不少球迷認為中華職棒聯盟應該解散,但是中華職棒解散後,台灣的棒球簽賭放水問題就解決了嗎?職棒做為棒球運動的火車頭,當然需要負起改善台灣棒球運動環境的責任,但若忽略了台灣棒運從根就出問題的現象,一味的批評職棒而不從棒球教育去做改革,徹底的重整台灣棒球圈,並且讓涉及簽賭案的球員、教練、組頭真正付出代價,那麼即便職棒不再繼續經營下去,簽賭放水事件恐怕還是會層出不窮的發生,只是相關的事件從此不會冠上「職棒」兩個字而已。

※本文刊載於2010年1月25日聯合新聞網:
http://mag.udn.com/mag/sports/storypage.jsp?f_ART_ID=23242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