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yen 編輯:陳穎

先說明一下,我只是闡述德國棒球和我的臺灣經驗不一樣的地方,而不是說誰比較好誰比較差,因為我並不是專家,無法分辨到底誰對誰錯。

進入正題,關於訓練的部份,還有兩個動作也跟我在臺灣體驗到的不一樣,這兩個動作是伏地挺身與仰臥起坐。以前我在台灣的時候,常常在熱身時就要做這兩個動作,但之前有次做熱身操時,有個隊友帶了這兩個動作,(我們做操時是圍成一圈,每個人想一個熱身的動作),結果馬上被教練打槍。

教練認為像仰臥起坐和伏地挺身這樣的動作都太激烈了,那是要等身體完全熱開以後才能做的訓練,剛做完熱身操就做這兩個動作受傷的機會會很高。所以我們的教練一般都是在訓練中段以後才開始帶這兩個動作,而且比較常是做為守備和打擊練習後的懲罰手段。

例如在打擊守備練習時,一人打擊,四個人守內野,只要球穿越內野,或者在擊出後第二次落地以前沒有接住,就算打擊成功守備失敗,反之則是守備成功打擊失敗。每個人輪流打擊守備,每名打擊者一次打三十球,一個打擊失敗打者得做一次伏地挺身,守備失敗的話守備者也是一個伏地挺身。所以一輪練習結束後,單一個守備球員和打擊者做的伏地挺身的總量會是30下,就這樣揮棒、守備、伏地挺身不斷重複。

另外,今年球季我們球隊開始受到多明尼加隊友的影響,所有人全部接受游擊手的守備訓練,到了比賽時才根據表現移動守位。多明尼加籍的隊友表示,在他們家鄉所有人都是游擊手,練不起來的人才會被移動到其他守位,一來游擊手最難練,但也最有趣,打棒球當然要從最有趣的位置練起。所以在經過圓桌會議的討論後,大家同意採納他們的訓練建議。

今天就先談到這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