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推薦大家先看看「病態的台灣棒球圈」這篇文章,裡面對台灣棒球圈的生態有蠻簡單易懂的剖析。台灣的棒球成長環境就是這樣,從少棒開始就一些地方人士請吃飯,長大一點還會包紅包、送禮物給他們,參加一些飯局被別人請客對球員來說再正常不過,再大一點還會有人帶他們去一些特別的場合玩樂,在這些場合被請客更不是那麼罕見的事情。

而且,那些從小就照顧球員們的地方人士,有些人本來就跟「黑」的部份有所牽扯,所以每次簽賭案你都會看到有些球員是因為參加了一些飯局,然後就被約談了。像是曹錦輝傳言跟組頭見了四次面、謝佳賢傳言收了組頭的茶葉,都是類似的情況。但是,他們在接受這些宴飲或收受這些禮物時,都知道對方是組頭又或者有和對方談及放水嗎?倒也未必。

這些事情從1996年第一次簽賭案爆發到現在,一直都持續的在發生著,有時候球員甚至要等到事件爆發被約談時,才知道對方是組頭。這時候就是「好運得時鐘,歹運得龍眼」,一切要看你遇到怎樣處理的檢察官了,有的檢察官會讓你交保,然後按照中職過去的「高道德標準」,你就從此不能再打職棒了。

所以有些職棒球員在經歷過這些風風雨雨後,生活會相對的低調,也幾乎排拒所有的飯局或聚會,因為在這樣的環境裡,即便是過去你自己認識的球員、朋友也不見得可信。但是,畢竟不是每個職棒球員都這麼的吃齋唸佛,所以球員出席飯局、夜店認識新朋友的情況還是常常發生,再加上放水的金錢利益實在誘人,當有人在席間開價碼「利誘」的時候,有球員把持不住,也就不那麼讓人意外了。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