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rchi

【前言】

過去兩聯盟時代,曾經有個節目叫「棒球診療室」還是「棒球急診室」的節目,依稀記得是由前俊國熊隊老闆陳一平和球評袁定文合開的節目,是以當時的職棒病象為主題,第一個節目是以改善當時堪稱最弱的職棒隊台中金剛進行分析,如今,本人也班門弄斧一般針對「中信鯨隊」提出一點看法與建議。

一、領隊

1996年和北體合作的中信鯨決定進軍職棒,領隊一職從陳雨新開始,接下來換了李聖德、林明鈿、黃國清最後到了林敏政的身上來。

在這五位當中,值得提的有三位,第一是現任領隊,當初原本就商請當時的北體教授林敏政先生擔任該隊的領隊,但尚未從教受退休的他,無法接任領隊。林敏政被人稱為「點子王 」,又曾被調查局找去看錄影帶協助調查, 但竟然無法增加鯨迷,而且球隊發生弊案也渾然不知,事實上,鯨隊確實有必要檢討是更換領隊。

其次,是政商關係良好的首任領隊陳雨鑫,原本是要靠陳雨鑫的背景當鯨隊後盾。但陳雨鑫本人是個政治迷,唯一鯨隊做出有幫助的事是吻了前統一領隊郭俊男的頭,硬坳下郭源治下來增加戰力而已。

最後要說的就是第二任領隊李聖德,他是鯨隊各任最認真的領隊,不但隨隊還不斷的向當時的統一獅隊請教經營的方式,只要鯨隊比賽就會看到李聖德先生在勤做筆記,和嘉義大學簽約建教合作,確定鯨隊為嘉義市主場還有推展樂樂棒球都是他的成績,可惜只有短短兩年,若是繼續應對鯨迷成長有所幫助。

二、教練與球員

鯨隊目前的教練團為謝長亨、李杜宏、李坤哲、黃煚隆、邱企彬、王宸浩的組合,從我的角度看只有李坤哲和黃煚隆是在合適的位子上,其他如謝長亨,以他的個性來說,不適合擔任總教練,尤其是鯨隊球員以北體和嘉大為主,或許找一個能夠協調兩邊球員的人來當總教練說不定比較適合,若是沒有,曾經長期擔任業餘鯨隊的何信宜教練或許或是不錯的人選,而謝長亨仍然擔任投手教練較為合適。

至於李杜宏、邱企彬、王宸浩等人,應至二軍訓練新人,留下來的空缺,捕手教練及內野守備教練交由前興農教練蔡景峰和前陸光隊教練洪文德也許是不錯的選擇,至於球員本身素質都不差,只要好好整合其實會不錯,另外體能教練似乎有問題,應該儘早尋找外籍體能教練,才不會把至少一半季賽當熱身賽打的窘境。

三、主場

鯨隊原本在1999設定在嘉義市,由於嘉義市交通不便,無法吸引球迷,後來搬回台北。但這其實為不智的作法。有個自己的特定主場才是是正確的方向,因為要在台北跟兄弟象在分球迷實在很難分,倒不如把主場設定在靠海的花蓮縣棒球場,再配合賞鯨活動,來打動球迷的心。

四、二軍

二軍其實是職業棒球的一環,累積實力就必須從此做起。也可防止一軍球員耍大牌認為先發出賽非我莫屬,而且要做絕不能做半調子裝樣子欺騙球迷,一個基本的二軍最少需要十八人,決不能用借將,而是必須親自去找人來補齊,就算剛開始依體制可能會被其他隊欄胡也無所謂。另外聯盟不院排比賽就要自己想辦法去比,總之,二軍絕對是球隊的基礎,閩諺有云:「樹頭顧牢,就不怕樹尾做颱風」。

五、球迷

中信鯨隊對於球迷的經營,總是想要速成。比方說,一開始學兄弟象全找有國手資歷的選手,期望一步登天。後期又希望吸引虎迷龍迷,把球衣球帽搞的四不像,導致早期的球迷投靠他隊,後期的球迷沒有早期的傳承,不了解早期的鯨隊,無法透過球迷拉人的方式來開發新球迷。

我認為有三項是球隊需要做的:

第一、鯨史館,必須要有一個紀錄從業餘的中信鯨開始到職棒鯨隊十年來的展覽館,讓鯨隊現存的球迷知道完整的鯨史,而非斷頭的鯨史。

第二、球衣,目前的球衣太過黯淡,很難吸引人。過去的白鯨Logo很漂亮較為吸引人,只是搭錯色。我認為鯨的球衣,還是做自己較好,應以白鯨搭配淺藍色的球衣,最好搭上波紋。而若是深色球衣則改黑鯨搭上淺藍色波紋球衣為佳。

第三、明星球員的塑造、明星球員不可集中於一人,企劃宣傳有必要讓更多鯨迷以外的人知道鯨隊有哪些球員。

【結語】

當然,這些想法就如前言,這是個人看法,好不好?我不知道。因為基本上這不過是紙上談兵而已,要做了才知道成效。或許這只是一個夢,該睡了。

※本文與《職棒雜記》同步刊載。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