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去年我介紹過「
台北市台灣職棒球員工會」這個網站,這是台灣職棒球員工會曾經存在的證明,不過說是曾經存在的證明或許也並不那麼精確,因為這個球員工會只是因為種種緣故一直沒有運作而已,實際上它還是持續存在的。當時我寫它的時候,這個只剩下空殼的球員工會,創會會員只剩下黃忠義和王傳家兩人仍是現役職棒球員,2008年球季過後,黃忠義即將退休,而王傳家則面臨了球隊解散未來不知道是否能繼續留在棒球場上奔馳的窘境。

不過這個工會如今又悄悄的要恢復運作了,原本按照規定台北市台灣職棒球員工會如果在今年九月沒有舉行會員大會的話,原本工會擁有的經費將無法再繼續動用,因此工會在今年球季期間重新辦理了入會登記,除了兄弟象隊與中信鯨隊的球員參與意願不高外,其他球隊有不少現役球員都已經登記入會。但原本預計在九月召開的會員大會卻因故取消,工會向其所屬主管機關申請延期獲准,會員大會預計在12月6日重新召開。

在米迪亞暴龍隊與中信鯨隊兩隊相繼解散的現在,這個會員大會卻有可能面臨「流會」的命運,倘若沒有辦法有過半數以上的會員出席會員大會,台灣職棒球員工會將正式宣告解散。球員們會卻步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中華職棒目前的狀況不佳,工會與球團有對立的味道,而許多球員認為保住飯碗比較重要,現在這個階段還是「乖」一點好。

但是,目前的現實反而是,在解散兩隊的情況下,現存的四隊倘若沒有擴編打算,不管有沒有工會,還是會有大量的球員保不住飯碗。
很乖的中信鯨隊球員現在還被球團以「保護」的理由扣住離隊同意書,乖乖打球的米迪亞暴龍隊球員聯盟拖了一個月才開始協助他們追討薪水,這兩隊的球員都要任由資方擺佈參與所謂的「特別選秀」,而其他四隊一樣乖的球員則同樣要因為其他球隊無預警解散被排擠工作機會,「乖不乖」跟職棒球員能否保住工作,似乎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韓國職棒當年經歷了一番辛苦成立工會,並在2000年底召開第一次會員大會,當年韓國職棒的全年總觀眾人口數是2,507,549,是近二十年內韓國職棒全年總觀眾人數第三低的一年,中華職棒今年不過是歷年總觀眾人數第五低的一年,如果未來工會能夠與球團攜手將職棒的制度健全化、環境健康化的話,未來仍有可為,球員在這個職棒風雨飄搖的時刻,實在不應該「自掃門前雪」,積極的參與工會才真正有助於台灣職棒的改革。

改革這面大旗或許陳義太高,退一萬步言,工會好歹可以為球員爭取合宜的權益,比起單打獨鬥來說,團結總是力量較大的。但如果球員自己心裡的想法還是管好自己,想辦法保住自己的飯碗就好,那球迷或其他球界相關人士想幫他們也是很難使力的,中華職棒勞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恐怕也只是剛好而已。

●延伸閱讀:
奢侈品-談二軍@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球員有保障 黑道沒戲唱@中國時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