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收到向上國中青少棒隊的留言,節錄如下:

「學術兼修在台灣並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更多的配套與堅持,且要不在乎外界異樣的眼光,向上之所以能與眾不同,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兩位正式教師兼任教練工作,對於學校資源運用與行政地位都遠遠高過於傳統的約聘制教練,更沒『戰績』的束縛,因為教師不會因為戰績不好而沒有工作甚至不會因為得到世界冠軍而加薪,也因此向上能夠開啟台灣教育的良好示範,『比賽』在向上只是個獎賞,『比賽』更是一個教育工具,用來改善學生品德學業的最佳利器,希望在多年後向上的學生能在社會各行各業發揮影響力改變這個畸型的教育環境,製造一百個王建民,都遠不及一個熱愛棒球的教育部長!!」

這和MLB副總裁、亞太區總經理Jim Small針對MLB在中國開棒球學校的看法不謀而合,他對東北塘中學棒球隊的教學方式強調雙語授課以及學校教育和棒球技術並重,做了以下的表示:

「不管怎樣,這些孩子在畢業後會熟練地使用英語,會打棒球,無論他們將來成為律師、醫生、記者,對於我們而言,都是一種成功。」

短時間內,台灣的棒球培養體系,恐怕還是很難從功利主義中脫出。這次IBAF青棒賽中華隊能拿到冠軍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但大部分的媒體對中華隊教練團對投手的使用過度使用情形或者完全不知情或者刻意隻字未提,著實是讓人難過的。

言熹寫了一篇「
要青棒冠軍 還是要球員未來?」,對很多傳統棒球強隊來說,答案或許仍是冠軍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