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小學生在學校外標示著「安親班接送區」的圍牆外排隊,魚貫地搭上各式大小的接送車,對於台灣兒童花在教室內的時間,不免有些喟嘆。

我們從小到大花了好多好多的時間唸書,甚至犧牲了家人、朋友與愛情,但長大後卻花很少很少的時間去讀書,長時間的唸書,似乎讓我們本能地討厭起讀書的本身。

而且,長時間的教科書灌輸,也讓我們貧乏於思考。於是乎,謊言往往輕易就能說服自己,因為自小我們便都是活在謊言裡。

如果能夠抉擇的話,孩童真的會想長時間帶在室內,不管是學校課堂或者安親班教師嗎?我非常非常地懷疑。

但雙薪家庭加上長時間的加班,似乎讓安親班成了父母不得不的選擇,說到底兒童之所以如此被教育,還是跟國家的整體情況有關。

1984年黃舒駿在《她以為她很美麗》裡唱道:「不可以 我一定 要專心......爸爸說考上大學後 春天才會真的來臨」,三十多年來,平均的戀愛年齡或許有所下降,但課業佔學童生活的比例,仍然是絕對性地高。

這樣的景況大概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變了吧。在小學圍牆外的安親班排隊隊伍前,我這麼想著。

(陳穎)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