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降風》電影劇照。(取材自Photowant.com,以下同)


文:
deepwhite@ptt2


看完電影最後一幕,我竟然是用手掩住口鼻,想阻止眼淚流下來,旁邊的女友大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吧?為什麼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反應這麼大呢?

因為這部電影並不是一部有棒球為時代陪襯的青少年故事,而根本就是以隱晦的方式,傳達一個棒球悲劇的故事。

在真正去電影院欣賞九降風之前,我所得到的片段資訊不外乎:

這是一部描述青春的電影
背景有棒球
插曲有伍佰
與這部電影時代接近(約25-30)的人,會感到感動


導演上「康熙來了」,也只是提到這是一群在新竹的青年人的故事。所以我也抱著欣賞好片,以及回憶自己過去的心情進去電影院。



但是一開場,就是從球場開始......。

電影細節就不多做描述,電影結尾,當小湯走進屏東球場被叫住時,我原本以為叫住他的是管理員之類的人,想不到鏡頭一轉,出現的人竟然是活生生的廖敏雄,我本來也是跟著全場一起笑的,但很快的,我就笑不出來了。

『你要做什麼?』
「今天時報鷹沒有來練習嗎?」
『對阿,他們都去比賽了。』
「那你呢??」
『.......................』


雖然是電影,但廖敏雄的表情卻讓我相信這不是演出來的,好像是無奈,又好像是悔恨,又好像有什麼事情不敢告訴眼前這位小兄弟。

「告訴我們這不是真的!」
一位小男孩對Shoeless Joe哭喊著。




導演描述了幾位兄弟,原本是個感情很好的小團體,卻因為意外,欺騙,貪婪,頂罪等等有心無心的理由而分崩離析

阿彥的死要怪小湯嗎?
博助不敢扛偷機車的事,換成是你,你真的有勇氣站出來說是我幹的嗎?
小湯跑去載阿彥,出了車禍,小芸有責任嗎?
阿行為了阿昇跳出來要扛罪,可是外界會有人同情他嗎?
阿昇沒什麼主見,總是隨著大家的意見,騎贓車出了事,真的要怪他嗎?

.
.
.
.
還有很多很多,可能你我都回答不出來的問題。

而我卻感到,導演是把時報鷹的故事,用高中生代替了:

有的人是真的犯罪者。
有的人是迫於無奈,也做了事。
有的人是跟著大家,為了義氣?
有的人,明明是原犯罪者,事情從別人身上爆發,想扛?逃開?
有的人,看到自己兄弟有著苦衷,跳出來扛了事情。



我描述的或許不精確,但我只想說,這個設定,讓我覺得,導演是想描述那個時代的悲歌。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是壞到不行的份子,但也許因為義氣、因為無奈、因為無知,卻造成了整個事情的不可收拾,也傷害了原本信任的關係。

這個故事是以悲劇收場,時報鷹也是。

我期待 有一天我會回來
回到我最初的愛 回到童貞的神采
我期待有一天我會明白
明白人世的至愛 明白原始的情懷
我情願 分合的無奈 能換來春夜的天籟
我情願 現在與未來 能充滿秋涼的爽快


『老鷹振翼向西飛,五里一徘徊,我身雖離去,我心永沉醉。』

「這一球飛向左外野~~~~~~出去了,兩分全壘打!!」

我的眼淚至此,也留不住了。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