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我的棒球夏天,其實在1997年就結束了......。

那一年棒球運動正在台灣島上火熱著,各家台灣職棒甚至期待球季末他們能夠首次在帳面上有盈餘,兩個職棒聯盟加起來足足有十一支球隊,每天打開電視,你都可以很輕易的看到棒球比賽。

然後,放水案大爆發,某支球隊直接滅隊,進場的球迷人數也「咚」的一聲跌落到谷底。

至此,我對棒球的所有美好夢想,嘎然而止。

後來我仍然持續地看著球,但就像男女朋友間因為其中的一方背叛而分手,即便心情上已經逐漸平復,終於能夠原諒對方,重新把對方當成一個朋友看待,要破鏡重圓,實在是難上加難。

去年,我寫了「說不難過是騙人的」。

今年,也許是因為已經對這些事情稍微免疫,心情上的波動起伏並沒有太大。

明天過後,我們的職棒,屬於這塊土地的職業棒球,到底還能夠延續多久呢?

這次,我實在很難樂觀期待。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