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蘋果日報的人間異語專欄今天刊出一篇題名為「棒球誤我一生」的報導,報導中雖然沒有直接把受訪者的名字寫出來,但是從「旅日」和退役後轉行「賣車」和姓「許」這三個線索,很容易就可以知道這位球員,就是前旅日投手許正宗。

雖然1960年生的許正宗按照年齡來看趕得上中華職棒開打,但由於中職開打時他已經退休並轉行,因此他從來沒有打過一天的職棒。不過,許正宗各時期的隊友在職棒圈打滾的倒是不少,例如在嘉義縣垂楊少棒時期的隊友何信宜和何明堂後來都成了職棒教練,華興中學時期的隊友李柏河當過職棒裁判,鄭百勝則曾打過統一獅隊,輔大時期的隊友就更擲地有聲了,包括林華韋、葉志仙、莊勝雄、王俊郎、林振賢、江泰權、洪一中和何良志等人,都曾和他當過隊友。

右投的許正宗在投手生涯中最讓人稱道的一役,是大學時期的一場國際比賽,那是1982年的西太平洋地區大學棒球賽的冠軍戰。當年的中華隊遭遇韓國隊,許正宗擔任先發並完投,共投出10次三振只失掉2分,最終中華隊以7:2擊敗韓國隊獲得冠軍,該場比賽的敗戰由後來大名鼎鼎的宣銅烈吞下。許正宗在這支中華隊的投手群中地位算是王牌,同隊的其他投手陽介仁、黃平洋、黃武雄、陳逸松和黃嘉育,後來通通都成了職棒選手。

之後許正宗加入合作金庫棒球隊,1984年他曾入選奧運培訓的40人名單,但並未進入最終名單,無緣參與洛杉磯奧運會。1985年他和趙士強一起加盟日本的業餘球隊本田技研鈴鹿隊,兩人的簽約金都是200萬日圓,年薪也同樣是450萬日圓。當時的一塊錢台幣大概可以換六塊日幣,兩個人領的薪水據說是當時日本業餘球員的最高薪,而和國內球員比較,此時國內甲組成棒球隊的主力球員薪水普遍僅有一萬出頭,即便是待遇最佳的新球隊兄弟飯店棒球隊,月薪也是遠不及他們兩人待遇的三萬元,因此本田隊給他們兩人的待遇的確是相當好的。

1985年底許正宗被選進光華隊,但當時有手傷的他和另一名投手劉秋農都無法加入集訓,由黃平洋和李仲弘遞補他們兩個人的名額,這也是許正宗最後一次出現在國家代表隊的名單中。許正宗在日本只投了兩個球季,1987年許正宗回台後一度被安排到高雄的光陽機車工廠上班,但之後他辭職轉當汽車銷售員並成為超級業務員,現在則是中古車商,算是國內球員轉換跑道成功的例子之一。

●延伸閱讀:
1982,許正宗擊敗宣銅烈@鏘鏘講古
我的垂楊少棒@外野看球
聊臺灣職棒成立之前的棒球賽回憶@愛台灣論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