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蘿緹

真要講三級棒球的賽事經歷,幾乎取決於你在每個層級最後一年的表現。這個道理很簡單──媳婦熬成婆──當你成為老鳥之後,才輪得到你先發上場。

去年那場金龍旗,我投出了無四死球的一安打完封勝,並且是自己在八局下的時候,打出一發兩分打點的全壘打提前結束了比賽。但由於對手的關係,那場比賽僅供參考,真正的考驗,其實是在高三這一年。

我整個暑假都非常努力,在一般的訓練量之外還加重了跑步和重量訓練的份量,只為了建立足夠征戰一整年的紮實體能基礎,如此我才能以最佳的狀態,在來年攸關大學保送資格的高中聯賽和國手選拔賽等一系列的賽事上,無後顧之憂地放開雙手、全力一搏!雖然這個暑假因此感覺特別漫長,但我自從膝蓋受傷後,已經等了超過三年,區區兩個月的苦練,又算得了甚麼呢?

暑假結束前,球隊放了三天假。這三天我跑到台中,和爸爸、哥哥一起度過我的十八歲生日。從小到大,在打球這方面,鼓勵我最多、給我最大支持的其實是哥哥,雖然他自己沒打球,但他看出我天份好、有吃這行飯的本錢。

時間過得很快,我滿十八歲了,即將進入高中生涯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年。還記得傷到膝蓋那年,哥哥才剛考上大學而已,轉眼間他竟已畢業了,而且和還爸爸一起在台中工作;他存了些錢,買了一台NSR機車送給我當生日禮物,鼓勵我要好好打球。我收到這份禮物的時候,真的很開心;哥哥卻一直都很後悔,而且後悔了大半輩子。

因為我在騎車回台北的途中,出了車禍。(九)

【待續】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