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蘿緹

「慶…慶仔…」當教練震驚地看見慶仔左腳裹著石膏出現在球場的時候,幾近失控地咆嘯著:「啊不然你是在衝三小啊?!你是專門來跟我做對的嗎?!我真的是會被你氣死!」面對這樣的情況,慶仔難得沒有露出他那潔白的門齒。

雖說,沒有被那場車禍奪去性命已是千幸萬幸:在時速近百公里的狀態之下被撞飛,慶仔身上居然沒有任何外傷,只有左腳掌的骨頭裂了一部分。

但這已足夠讓他一整年的比賽都報銷了。

一整年,他只能坐在休息區裡,眼睜睜看著阿良、猴銘、阿勇等人,在球場上用力飆每顆速球、處理每個彈跳、揮擊每一顆好球。

一整年,完全地空白,一場比賽都沒有。

一整年,就算球隊最後獲得高中聯賽的名次,但如果沒有出賽紀錄的話,就沒有可供參考的攻守成績,完全甭談大學保送的資格。

彷彿之前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十)

【待續】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