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金鈴

有一次從台東回台北的火車上,我身後一位應該是台灣女性,在跟她新認識的中國友人談論她眼中的中國大陸及台灣,很多不同的觀點我都可以忍受,唯一我真的快忍不住出言嗆的時候,是她感嘆的說著:「台灣都沒有文化。」

不過我還是忍住了。

走道隔壁是一對祖孫,阿公假寐中,但一副很不安穩的樣子,國小的孫女忍不住說了:「阿公你覺得很吵是不是?我要他們說話小聲點。」(指我後面那位小姐的高談闊論)。阿公馬上制止說:「不要啦!」

還有,我的前兩排有位一直看著自由時報的乘客,我相信他也一定都聽到了,但他也不曾起身過。

當時的我覺得自己是不是很沒有道德勇氣,也許我應該勇敢的站起來告訴她台灣有哪些豐富的文化,或是提醒她真的打擾到其他人的休息。但也許,這就是一種包容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ttocat 的頭像
ottocat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