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穎

去年中華職棒「特別選秀」的結果出乎不少球迷的意外,因為有許多具有不錯實力的球員在選秀中並沒有獲得球隊青睞,只得在無奈的情況下離開職棒圈。儘管各球團都沒有正面承認,但中華職棒在米迪亞暴龍隊與中信鯨隊解散後,手中握有一份「觀察名單」,列在此份觀察名單中的球員因為有涉賭疑慮,已被各球團「封殺」的傳言,一直都甚囂塵上。

中華隊兵敗第二屆世界棒球經典賽預賽後,各縣市紛紛掀起組織業餘成棒球隊的風潮,這份傳言中的「觀察名單」也逐漸被推到檯面上來。前米迪亞暴龍隊的投手許竹見,在台北市棒球隊總教練高英傑的力邀下,決定投入北市棒球隊的甄選,但卻在最後一刻被排除在錄取名單外,台北市政府給的理由則是有點語帶玄機的「擇優」錄取。

無法入選台北市棒球隊的第一屆世界棒球經典賽中華隊國手許竹見,對自己被這樣不明不白的封殺感到忿忿不平。許竹見聲稱自己去年是因為看不慣米迪亞暴龍隊球團操作比賽的做法,因此才稱傷不願意出賽,甚至一度對球隊提出離隊申請,只是未獲得球團同意。

許竹見的說法是否為真?攤開去年他的出賽紀錄來看,去年他僅出賽五場比賽,其中後四場出賽是在被認為沒有涉賭問題的李安熙與蔡榮宗兩位總教練麾下出賽。而許竹見去年的首場出賽則是在8月27日,該場比賽他獨立主投一局,面對三名打者未被擊出安打、未有四壞球保送也未失分。單以去年來看的話,他實在沒有在比賽中放水的可能性。

過去中華職棒以「默契」方式封殺球員的案例屢見不鮮,目前在統一7-ELEVEn獅隊的楊松弦,即曾被以「難以管教」為由被釋出,一度被認為牽涉賭案因此被封殺。之後在前中信鯨隊領隊林敏政保證其私德沒問題,且經過中華職棒領隊會議多次討論後,楊松弦才獲得重回職棒的機會。但像是楊松弦這麼幸運的例子並不多見,被中華職棒以「默契」方式封殺的球員,多半在無法為自己申辯的情況下,即黯然離開職棒圈。

中華職棒有一份檯面下的封殺黑名單,早已是半公開的秘密,球團在不明確說明理由的情況下釋出球員,之後該球員即便仍有一定身手,卻無法再在職棒圈中生存的情況也並不罕見。這些球員或許有些人是真的有涉賭情事,也有些人是與此無關的,但他們同樣沒有得到任何的申辯機會,無法為自己的清白辯駁。

清白打球的球員自然不應該受到誤會,而真正涉賭的球員,球團如果僅以「私了」的方式默契封殺,而不是將這些球員是因為涉及職棒簽賭案,因此被「永不錄用」的情形攤在陽光下公開檢視討論,人情留一線的結果只是徒然傷害了清白打球的球員。中華職棒的資方應該積極面對這樣的問題,而非以曖昧不明的態度面對簽賭放水案,唯有能夠以透明公開的方式檢視過去的傷痛,並讓未來的每一場比賽都在沒有外力干擾的情況下開打,如此才能夠重新找回球迷的信心,再創職棒榮景。

※本文刊載於聯合新聞網:中職黑名單 應攤在陽光下檢視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