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樺:「明顯應該高飛球可以穩當的接住的,但是就忽然間漏接,那像這種就是打假球。」

邱議瑩:「這個不會是他失誤嗎?」

江宜樺:「失不失誤我們很清楚,因為小時候都打過棒球。」



上面這段對話,出現在以下這段影片的(1:27)開始到影片結束:


▲立委邱議瑩、黃昭順質詢內政部長江宜樺。(msun錄影提供)

事實上,就連專業的球評、職棒球員、教練,都很難從一個高飛球漏接的動作中去評斷該球員是否有打假球,要判斷球員是否有打假球,通常得從通聯紀錄、異常資金流動查起,球員的臨場表現若不是有前述證據做佐證,實在是很難看出來是真是假。

也因此,像是檢察官主動到台南棒球場觀賽以預防簽賭的動作,其實「提醒」球員的意味是大過於「蒐證」的,棒球專業人員都很難單從場內表現知道這些動作是否有作假,更何況僅是球迷或業餘球友的檢察官呢?(陳穎)

附上本段影片對話部份的逐字稿:

邱議瑩:「這個叫雨刷的這個人,他的老闆是誰你知道嗎?他的頂頭上司叫吳健保,吳健保是馬英九力挺的立委候選人,也是台南的議長。」

邱議瑩:「我們的檢調說他從今年五月開始跟監,到了職棒球季結束以後,才大舉大動作的搜索,這個行為基本上已經啟人疑竇,我懷疑檢調自己也在簽賭啊!」

邱議瑩:「2100還可以跟組頭電話連線,我就不知道你們警察在做什麼啊!」

邱議瑩:「警察當然不要去查緝啊!他跟這些組頭都是好朋友,他自己都在簽賭啊!」

黃昭順:「媒體都知道黑道的在哪裡,那個威脅他們的人在哪裡,相片都出來了,警方不知道?」

江宜樺:「一定是先放著這個小的,讓它慢慢發展到循線可以追捕到大的時候,再來動手。」

黃昭順:「再怎樣放小的去換大的,也不會等到球季結束了以後,把我們台灣人民都裝笑維。」

江宜樺:「明顯應該高飛球可以穩當的接住的,但是就忽然間漏接,那像這種就是打假球。」

邱議瑩:「這個不會是他失誤嗎?」

江宜樺:「失不失誤我們很清楚,因為小時候都打過棒球。」

    全站熱搜

    ott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